一般朝鮮儒學家對朝鮮將棋的看法不太友善,如趙龜命東溪集》〈題象戲譜一開頭就罵:「象戲賤技也,亡之亦可。」但魏伯珪則不是這種態度,反藉拿來作文章的比喻以鼓勵士兵。文如下

玉果鍊武廳重建記

夫士者,達天人敦行誼之名也,是以讀經傳業文章者謂之士,而乃有軍士、戰士、武士之稱,何哉盖士是學聖賢者也,彼武士者若不學聖賢,安能爲國家主將蹈白刃成節義哉是卽不讀書之士也,古人命名之義,豈偶然哉象碁宮角之卒,名之爲士,雖車馬包卒出入局內,馳騁奔突。士則終不離宮,是將死與死將生與生者也,其節義地位,果得士之實者也。今營邑之將校,卽象碁之士,而鎭將邑倅之親兵也。其臨戰陣進退周旋,捍衛其將,如象碁之士,其任固不重耶然而近來將校之任,漸以輕劣,皆以無識武夫苟充其數,心不知節義,業不習兵略,苟以臨之戰陣,其果有效象碁之士之用者哉?爲官長者,必重其選而施之恩,飭其業而習其藝,導之以義理,達之以行誼,勵氣意得死心,然後可以因名而責實也。是以各官自古設廳而養之。雪山之鍊武廳,卽其一也。舊屋老圮,丙辰春改建,其九月將落之。余喜而爲之序,因釋士字之義,以曉居是廳者,亦以告于後至者,俾勿以手下軍校而忽視之如草芥也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前天我看見了兔子

outlookx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